艾轩 官方网站

http://aixuan.artlianhe.com

艾轩

总浏览人气:10960

艾轩 艺术家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艾轩:红色经典谈不上经典(一)

 

 

2010年9月16日至19日,艺术北京·经典艺术博览会在京举行,新浪收藏频道与新浪尚品频道全程报道,著名写实画派艺术家艾轩在作客新浪会客厅时表示红色经典谈不上经典。
主持人: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这里是艺术北京经典艺术博览会新浪会客厅。今天来我们这里做客的是中国著名的油画家、中国写实画派的代表人物艾轩老师,艾轩老师您好。
艾轩:您好。
主持人:昨天在这里做客的是王沂东老师和杨飞云老师,他们在这里主要是谈了经典艺术还有写实艺术,在您的心目中什么样的作品可以称为经典艺术。
艾轩:这里分不同的经典艺术,比方说写实绘画的经典艺术,主要还是在欧洲古典主义的经典艺术,伦布朗、维拉施卫斯,这些顶级大师的好作品是经典艺术。以后比如像俄罗斯的列宾、切洛夫,他们的作品也是经典艺术。包括美国的怀斯,总之在某一方面做得到位的这些画家,而且经过历史的检验,他们的作品是独特的面貌,有很高的技术含量,有很大影响力的这样的写实绘画艺术作品应该是经典艺术作品。当然印象派有印象派的经典艺术,抽象派有抽象派的经典艺术,现代主义有现代主义的经典艺术,那我就不太了解了。我就说写实油画这一块它的经典艺术,因为杨老师原来搞过一次展览是“寻源问道”,这个源和道实际上都是来自欧洲,欧洲古典主义的油画到今天虽然全世界各国人民都在努力,但是仍然无法超过它。但是一个博物馆里有顶尖的几件经典艺术的经典作品来撑着,作为台柱子,但是有大量的艺术作品不是很好的,二流的或者是三流的。这些艺术作品就不能说它是特别好的经典艺术。
    中国油画家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经过几个阶段,走到今天这一步挺不容易的。它经过最早的留法的徐悲鸿、刘海粟这些人带回来油画艺术到中国来,更早的像传教士带来,那就400多年了。一百年以来,像李铁夫、徐悲鸿这些人带来,这是一个阶段。以后就是留苏的罗工柳,反正这一批老师带回来一些苏联的绘画艺术。
    到后来“文革”了,所谓红色经典,那个谈不上经典,我觉得红色艺术里没什么经典,可能有代表性作品,如果说经典,那儿可能都不算。实际上从苏联的宣传画上已经有这些东西。
    改革开放以后就出现了空前高涨的艺术探索和道路,就是打开了。打开以后很多人就出国,一看原来是这样子,很多人就尝试往最好的东西所谓经典艺术的东西去努力,这个努力是有成果的。经过30年的努力,到今天中国的写实绘画艺术某些方面已经是接近世界顶尖的艺术家的东西了,但是还是有相当一段距离。中国写实画派是在一个非常纷乱的气氛中诞生的,它是各种错综复杂的艺术形式在互相撞击、互相渗透、互相影响的情况下,独立组成这么一个团队,这个团队的目标就是向世界最好的所谓经典艺术去接近。比方说法国的安格尔,安格尔的写实绘画艺术水准,中国写实绘画目前的代表人物,像王沂东,他的能力我觉得已经接近安格尔。
主持人:对您自己您如何评价?
艾轩:我自己还什么都不是,他不靠谁,没有靠近某一个人,就是综合了很多人的好东西。
主持人:就是独特性。
艾轩:可能形成了自己的一个面貌,但是它的源泉好像并没有明确的从哪个来,比如三江水流出来一个黄河,流出一个长江,它不是这样,它是综合了各种各样水源的融合体,因此它是很不地道的一个东西。它不地道可能是到以后再来看,可能觉得挺好玩,他觉得这个人怎么画成这样,也不错。比方说我们认为特别经典的像维拉施卫斯和伦布朗这样的画,中国人没有人能做到,全世界也没有人做到他们的顶尖作品。要摸到这个高度,恐怕得下辈子的人去做。但是下辈子的人愿不愿意做这个事,不知道。因为现代主义浪潮来了以后,不光是从形式上有一个很大的冲击,它在人的心里上也有很大的冲击,院校的老师不愿意再这么教了,觉得很费劲,再说院校的老师有没有这个水平也是一个问题,有没有这个认识高度也是一个问题。
主持人:这就涉及到您对经典艺术之后,您提到印象派、现代派,然后再后来的当代艺术。您怎么理解它?因为当代艺术自己强调说我们是一个观念的艺术,昨天我和《艺术北京》的策划人董梦阳先生谈的时候,他也提到,说观念艺术还需要别的文字去解释,还需要自己的语言去解释,它已经不算是一个传统的艺术了,您怎么看?
艾轩:我跟很多媒体谈过,当代艺术这个概念有点不准确,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准确的词汇来描写当下所发生的艺术状态。实际上“当代艺术”这个词是很简单的一个词,当下所有活着的人所从事的艺术就叫当代艺术了,这是从逻辑上来说是无可争辩的。但是我们所理解的当代艺术,大家目前提的一定是一种带有前卫性、带有探索性,不同于古典写实主义,也不同于印象派,也不同于抽象派的一种东西,这种东西到底叫实验艺术也好,叫探索艺术也好,或者叫未来艺术等等,总之当代艺术这个词是临时性的。因为它是一个急功近利的词,你如果把当代艺术这个词用上,过了20年以后,人家说什么当代艺术,我们现在还是当代艺术呢,就不像印象派、野兽派或者是达达主义这样的东西那么明确的就是有一个历史印记,有一个不可动摇的历史印记。
主持人:是技法上、风格上能够总结出来的。
艾轩:能够固定在那里。当代艺术没法固定,它是一个游离状态,所以这个定位是不科学的,它没有什么理论根据,也没有一个正常的逻辑定位,它是一个临时性的提法。我们现在就它这种当代艺术来说,很混乱。当代艺术到底是什么呢?它已经不是当代的了,你要从它的形式发展来说,它是美国50、60年代的东西,政治波谱,政治波谱很早,安迪沃霍(音)那会儿就做完了,就是大头。所以,它不是什么新的观念。它是观念艺术,但不是新观念艺术。这是40、50年前的东西。
什么是新观念艺术呢?比方说实验艺术,像装帧或者是影像,或者是行为艺术,也是很早,20、30年前的事情。你说该有一些什么东西呢?大家翻了翻,最后一看,当然让我来更多的谈论探索艺术,我统统给它们说是往前走的探索性、实验性的艺术,或者叫当代的波谱艺术这样的东西,我觉得就没有什么好更多谈的,观念就是观念,我们谈的是技术含量,因为这里面不强调技术含量,所以就不好谈这个东西。比方说一个电视机,如果这个电视机以它的什么为准呢?以它的实验性为准,比如它是一个壳放在那边,后边把脑袋往那儿一晃,你说你已经看完电视了,电视剧已经演完了。你说没有东西啊,我没有让你看东西,我不是东西吗?你看到的东西,或者什么都没有,或者不断有人从那儿过去也可以,就看你怎么解释。
主持人:但是从传统标准来说我们会强调它的清晰度、音效如何。
艾轩:清晰度、音响,起码它得有图像,如果连这个都没有就不谈。所以,它是属于两个轨道上的车,不好谈,一种车是木轮牛马,一股车是奔驰,不好谈。
主持人:最近几年中国写实艺术实际上是被越来越多的艺术家认可,从判断市场的行情来说可以看出来,您觉得这个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会接受写实画派的东西,并且认为中国写实画派还具有艺术价值,也具有收藏价值?
艾轩:因为这是中国当下当代的写实绘画跟以往不一样,和50年代、60年代甚至80年代都不一样,它的技术含量达到空前发展。经过100年的发展,分为几个阶段,都是有很大缺陷。而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从走向来看,目前这个水准是中国有油画以来是最厉害的,品种也是最多的,风格多样化和技术含量的高超都是前所没有的。横向看它是目前全世界里边最好的、最强大的,当然它跟欧洲古典艺术的顶尖人物还有一定的差距。因此,它走到今天这一步,它的技术含量和创造作品的深度和艺术性,这几个方面都达到了空前高度。后边究竟有没有人能做到这个东西呢?我们现在不得而知。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看见青年人,比如30多岁的青年人还有画成这样,我们已经过去20、30年了,至少是20多年,20多年以来还是这些人,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经走了,离开这种探索的路,比如他觉得这个东西很麻烦,或者说观点发生变化,我需要去做一些实验艺术了。从我们的角度来说都是好事,也都不是好事,有的觉得挺可惜的,有的人挺有才的,但是他们觉得这个已经没有什么可搞的,前人都搞过了。比如像中国的科学家一看美国有航天飞机了,中国为什么要搞这个?人家有了,我不搞这个了,可能你要吃亏,我想是这样。
从收藏家的角度来看,中国写实油画的水准到了一定的高度,首先是他欣赏,觉得这个东西好,好就是好。我觉得现在收藏家有一个好处,经过很多反复忽悠以后,他现在可以冷静下来判断你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东西,他敢问自己我喜欢不喜欢这个东西,原来不敢问,原来就是旁边一堆谋士,说买谁的画没错没错,挂在家里不跌份什么这个那个,收藏家就说有名吗这个人?哎呀,这个人不得了,将来可了不起,他就根据这个买的,他首先没有自我,就失去了判断能力,完全是根据一个名单去买这个东西。
主持人:不是基于自己的审美。
艾轩:不是审美取向。因此,首先就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审美,挂在家里觉得很别扭,不喜欢这个东西,但是大家告诉他你不喜欢也得喜欢,你既然要买就买这个玩意儿,他就只好买了。买了之后放在地下室,有的可能特别恐怖的画,怕吓坏孩子,就不拿出来了,但是他们也忐忑,看着不好看,就去问别人,怎么样了,现在是不是该出货了,差不多了,再不出就糟糕了,就往外一扔,这个事情就很糟糕。我不能光说写实绘画,比如有人喜欢抽象,他觉得抽象的东西里边有无限的伸展和无限的想象空间,我觉得好,有欧美回来的一些人这样认为。我觉得很好,只要他理解了,觉得很欣赏,就挂在家里,没它就很难受,这也挺好。
    我觉得收藏家首先是确定了自己的审美取向、审美定位,就是开始相信自己,这是第一点,他对写实油画的看法,觉得我先能不能认知。第二,他看这个所谓曲线的变动,从它进入市场到今天,一直是这样往上走的,中间有波动,但是没有这种(大起大落)的波动,这种波动是很恐怖的,它就一直(平稳)地这样走。包括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包括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顶风的写实油画没有受到任何冲击,而且还稳步往上走,这对很多人是一个重大的冲击,原来在稳步走,有人是从低位开始走,你们这么走的时候,他是这么(突然)走上去,你们还这么走,最后一下子下到你们这儿来了,你们还在往上走,或者是跟你们同期也在往上走,很不稳定。
主持人:可以理解为收藏家回归理性的一种表现。
艾轩:首先他确认原来我喜欢的东西并没有错。第二,这些东西少,制作量很少,因为难度太大了,不可能大批制作,它不适合炒作,但是它适合收藏,它特别适合人们把玩,过多少年他觉得当时那个画还能画成这样,我觉得大概是很多人进入写实绘画收藏里面来,包括陈逸飞的代表作,包括吴冠中先生的一些好东西,更多的人来追捧,以后还是会更好,肯定是这样。因为随着中国人收入越来越多,他觉得这么好的东西没多少,为什么不买呢?他们肯定要下手。
主持人:您对价格这样上去的这些艺术家,当年的青年艺术家现在算是中年艺术家,包括所谓的F4,您对他们的作品有什么样的看法?
艾轩:这里边很多人我认识,东西也不错,不错归不错,这个画是这样的,你要跟他们谈他们画的技术方面就没法谈,因为没有技术可谈,他们谈的是观念。但是他们这个画有一个特点就是冲击力强、制作量大、特点明确、适合炒作。怎么叫适合炒作呢?适合炒作具有三条:第一,作品的尺度要大。第二,要多。第三,冲击力要强。这三点它都具备了,就可以运作。比方说一个基金会来了,一看这么多东西,因为原来找F4或者是找相同比方类似的这些人,都是找的我、王沂东和杨飞云,像张颂仁、尤伦斯,尤伦斯自己写的文章里就是,在中国买的第一张油画就是买的我的,后来在故宫展览的时候他又给卖了,当然他现在什么都卖了,他现在卖光了。有一个瑞士的希克,英国的萨奇,还有比利时的尤伦斯,他们三是主要的推手,推政治波谱艺术,他不推装帧、行为,他觉得这没什么可推的,推政治波谱,这个可以理解,这个有形,好操作。
主持人:而且有时代背景。
艾轩:有背景。这个背景主要是政治背景。
主持人:很敏感。
艾轩:当然很敏感。
主持人:特别是对于西方世界来说看中国的时候,用旧眼光看这个东西是非常打动人的。
艾轩:挺解气的,看中国人的德行,倒是把中国人的德行让西方人看了个过瘾。
主持人:我也接触过一些人,他们说看F4的作品,觉得这些人体现出的是早年的创伤,可是实际上像您这个年代的人比他们受到的创伤应该更大。


扫一扫关注微官网